NMN:晝夜規律、神經系統

NAD+依賴的脫乙醯酶SIRT1通過連接調節NAD+補救途徑的酶回饋回路和晝夜節律轉錄-翻譯回饋回路,成為晝夜節律與代謝之間的橋樑。

圖:NAD+與生物鐘的相互調控關係

NAD+調節生物鐘是通過SIRT1實現的。SIRT1將BMAL1和PER2去乙醯化,而這和CLOCK的乙醯化功能是拮抗的,所以SIRT1能抑制CLOCK- BMAL1介導的clock genes的轉錄。因此,NAD+通過自身水準影響SIRT1去乙醯化活性,從而反過來影響包括NAMPT在內的一系列生物鐘相關蛋白的表達

生物鐘調節和很多疾病相關,包括但不限於睡眠障礙、糖尿病、腫瘤。很多病理過程都被生物鐘紊亂觸發,這種紊亂可能來自於遺傳,也可能來源於環境,總而言之,保持生物鐘正常工作在維持健康方面有重要作用

NMN與神經系統

Sirtuins是一種依賴煙醯胺腺嘌呤二核苷酸(NAD+)的脫醯基酶,傳統上認為它與哺乳動物的熱量限制和衰老有關。這些蛋白在衰老過程中對維持神經元的健康也起著重要作用。

在神經發育過程中, SIRT1在結構上起著重要作用,通過Akt-GSK3通路促進軸索生長、神經突生長和樹枝狀分支。突觸的發育和突觸強度的調節對記憶的形成至關重要,而sirtuins蛋白不論在生理還是損傷後,都對這一過程中起重要調節作用。SIRT1在海馬體可以以抑制型複合體形式存在,該複合體包含能調控microRNA-134的轉錄因數YY1。microRNA-134的分佈具有腦特異性,能調控cAMP反應結合蛋白(CREB)和腦源性神經營養因數(BDNF)的表達。這對於突觸的形成和長期的增強都很重要

在神經疾病發生發展中,SIRT1在阿爾茨海默氏病、帕金森氏病和運動神經元病等多種神經退行性疾病中發揮保護作用,這些疾病可能與SIRT1在代謝、抗應激和基因組穩定性方面的功能有關。啟動SIRT1的藥物可能為治療這些疾病提供一種有希望的方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