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MN如何才能產生最大效用

21世紀是生物科技的時代。以美國為首的歐美走在生物科技前沿,每年投入資金300多億美金。

第一,美國科學院有1900多位院士,其中1100多位院士從事的是生命科學領域的研究;第二,美國

最大的工業是現代生物制藥業,美國民間投資最多的工業也是現代生物制藥業;第三,美國聯邦

政府用於資助科學研究的預算中,其中有一半以上用於生命科學的研究。”NMN是哈佛大學和

華盛頓大學研發的長壽藥,被稱之為21世紀生命科學領域的奇跡,是啟動人體內長壽基因SIRTS

家族的唯一底物。

 

長壽健康的難題困擾人類數千年,破解抗衰一直被譽為是癡人說夢,生物科技的方向自然將

長壽當著首當其衝的問題來解決。1909年,赫曼因創始人,諾獎獲得者漢斯馮奧義勒首次在酵母

中提純了NAD,直到2013年,NMN小鼠實驗成功,人類才在尋找生命之源的路上,初見曙光,找回自信。

可以這樣說:原始社會、奴隸社會、封建社會幾千年曆史,所有長生不老和抗衰都無一例外是騙局,

以至於,但凡有點社會常識的人都會覺得長生不老本身就是騙局,擁有長生不老丹藥的人都是騙子。

 

然而,長生不老在近5年來,成為富人圈炫富的特殊方式,錢多不是本事,命長才是真理。包括李嘉誠(91歲)、

潘石屹、何鴻燊(98歲)等人都先後服用NAD前體NMN,在朋友圈謹慎而低調的為NAD前體物質背書。

為長壽背書,在大眾看來,無疑是愚蠢而且貪生怕死的懦夫行為。不少人覺得這是智商藥,服用者可能

會被背上智障的罵名。

 

那麼有錢人都這麼蠢嗎?其實不然。

NAD第一次出現在人們的視野是在1904年,科學家亞瑟·哈登在酵母發酵過程中發現輔酶NAD+的存在,

漢斯馮奧伊勒(HVE)提純了NAD,併發現了NAD的結構和作用機理。HVE(被後世稱呼為NAD之父)與哈登

因此獲得諾貝爾化學獎。此後,圍繞NAD+抗衰老研究產生了5位諾貝爾獎獲得者,先後證實了NAD+在能

量代謝、信號轉導、維持機體生理功能以及衰老和疾病的調控中起著很重要的作用。如果說有錢人

瘋了,難道諾貝爾獎獲得者也瘋了,甚至諾獎機構也瘋了?違背客觀規律,違背生命常識,他們認知水準還

不如普通大眾?繼續往下看

 

基於低等模式生物酵母、線蟲和果蠅的研究發現,NAD+的含量隨著年齡的增長而降低,而補充NAD+則能

夠有效延長上述模式生物的壽命。2013年,諾貝爾醫學獎得主David Sinclair博士在實驗中發現,小鼠在補

充NAD+大約一周之後,它們的運動行為、毛髮、睡眠品質,以及生理功能都變得很像年輕小鼠,且老齡小

鼠生理狀況更加健康,老齡的壽命得以延長10%~20%。

 

此後,權威機構得出NMN的重磅論文,主流媒體傳出重磅報導,大學、富人圈開始瘋傳幾年。NMN被公眾

所認知,使用已經是千錘百煉,千真萬確之事。

大量的人類實驗和動物實驗結果表明,NAD+對我們身體有著不可替代的作用,但是其隨著年齡的增長

而驟減。隨著身體中NAD+的減少,我們開始慢慢變老,逐步出現皮膚衰老、身體機能下降、精力大不

如以前、肌肉水準下降、炎症增多的問題,各種疾病相繼出現。我們也許無法阻擋歲月的洗禮,但或

許能夠通過額外補充的方式來提高NAD+的含量,那就是NMN。

然而,人體在直接服用NMN在通過腸胃系統時,卻被大量消化吸收掉,真正被轉化為NAD+的量卻少之又少。

鑒於上述NMN的生物活性,研發保護NMN成功進入人體轉化為NAD+分子成為一個醫學熱點。2015,赫曼

因聯合實驗室設立於美國科羅拉多大學斯普林斯研究室(特斯拉在此製造人造球星閃電),依託美國再生

醫學學會,以美國醫學與生物工程院的世界頂尖科研專家通力合作,在數位諾貝爾獎得主及獲得全國科

學獎章的科學家學術支持下,研發了NMN9600。

NMN9600的好處如下。

1、與腸溶混合使用,增加NAD生產的閾值。

2、提升NMN的吸收率。

3、應對服用NMN之後產生的上火和治癒反應。

4、對抗補充劑耐受性。

5、增加NMN輔酶的活性,改善NMN的吸收環境。

 

NAD以及前體NMN的出現揭開了衰老和長壽的神秘面紗,是21世紀生命生物學的偉大發現,但這並不意味著大眾的抗衰之路一馬平川。

尋找生命之源是集心態、補充劑、生活習慣與科學方法為一體的複雜的技能,除了選擇正確的NMN品牌,還需配合運動,

減肥(NMN有減肥作用),充足的睡眠和科學的作息時間效果增益才更大,收穫更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