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打的“腦白金” “不死”的NMN

“雖然不想承認但是真的覺得自己變老了……2021第一個計畫是吃NMN和做熱瑪吉。”

毫無疑問,拿錢換命,煉丹駐顏是人類永恆的話題。

2020年6月初,號稱可以延緩衰老的NMN產品榮登京東健康營養保健品TOP10寶座。隨後,NMN概念股大漲,至7月中旬全線爆發。

毫無疑問,NMN今年火了,從聰明的史玉柱,靠“睡得香”的腦白金翻身,到“怕病怕老怕醜”的NMN擁躉們,從此繼承腦白金的衣缽。多年過去,新一代“燒腦”保健品又出現了。

這種抗衰產品一經面世,必然引起各路人群的注意。修復細胞DNA,提升身體機能,定格年輕態,幾句關鍵字就讓對抗衰有高度需求的愛美女性,熱衷於保健人群瘋狂追逐。

NMN的使用後的身體反映究竟有沒有宣稱的那麼神奇呢?

“吃了以後,天天晚上開會加班也能抗得住,現在連續幾天熬夜的話,也可以撐得住。”

“沒啥太大感覺,睡眠品質變好,到點就困。”

“毛孔粗大得到改善,5天皺紋沒了!”

“皮膚都發亮了,睡眠也好了,有白髮轉黑的效果。”

“我是繳了智商稅嗎?”

所以這個作用看起來因人而異但是又被稱為“長生不老藥”的NMN是什麼?

NMN全名nicotinamide mononucleotide,即煙醯胺單核苷酸,是一種自然存在的生物活性核苷酸。因煙醯胺屬於維生素B3,因此NMN屬於維生素B族衍生物範疇,其廣泛參與人體多項生化反應,與免疫、代謝息息相關。

在日常食物中,NMN存在於蔬菜如花椰菜、大白菜、番茄,水果如鱷梨,肉類如生牛肉都含有豐富的NMN。NMN也可以經內源性物質合成。

2013年,哈佛大學醫學院醫學院遺傳學系終身教授、保羅·格倫實驗室老化生物學中心主任大衛·辛克萊爾實驗室首次公開NAD+直接前體nmn可顯著逆轉衰老、延長壽命,一時間引發各界密切關注。

發明此藥的大衛·辛克萊博士僅完成了NMN的小鼠實驗,未進行以人為對象的臨床試驗。以人為對象的臨床試驗由日本慶應大學和美國華盛頓大學醫學院接棒,此項工作於2016年開始2019年完成。

由於缺少臨床數據支撐,NMN相關產品的實際功效也僅能“因人而異”,商家表示其NMN產品是“醫藥級的保健品”。

誰在追逐NMN?

抗衰抗老已經成為各個年齡段的共同追求,老年人希望盡可能的延緩身體的衰老;中年人為自己在步入的老年時,身體依舊可以維持中年時的健康;年輕人則盡可能的從年輕開始保養自己的身體,保健品就是他們最好並且統一的選擇。

在2017年首款NMN面世後,受到了富豪圈層的廣泛追逐,李嘉誠、潘石屹、紮克伯格等富豪開始大量的食用NMN相關系列的保健品補充劑。

此後,NMN生物酶製備技術的發展大大減少了NMN的生產成本,NMN開始進入大眾視野。而通過各類消費平臺的NMN消費者購買評價中可知,追逐NMN的人群分為三種。

第一種消費者是以孝順心態,覺得父母親身體健康程度較差,變老,希望他們可以通過服用NMN讓身體機能恢復正常狀態,以此延年益壽。

第二種消費者多處於中年階段,養家壓力巨大,希望依靠NMN幫助自己盡可能的保持身體的狀態,讓自己可以有更多的精力去面對生活帶來的壓力。特別是在疫情期間,NMN銷量大增,很多中年消費者由於在疫情期間收入銳減,生活壓力過大,身體健康狀況不容樂觀,NMN可以短期的讓身體保持穩定、健康的狀態,給予服用者身體健康的信心,以此來支撐他們去直面生活的壓力。

第三種消費者的年齡範圍橫跨較廣,多是源於對自身身體的保養的需求,希望通過服用NMN保持現有的健康狀態,同時期待通過服用NMN可以獲得NMN所宣傳的抗衰駐顏的功效。

所以,保健品吃得多真的好嗎?

吳昕在綜藝節目中,展現出她是一個非常熱愛保養的女性,她自己表示認為年紀到了30多歲是需要保養的年紀了,在鏡頭中每天一大把的保健品服用。但是在之後去看中醫時,醫生卻建議她只吃一兩種,並且要適量。醫生提醒她每天過量服用保健品會給自己的肝臟造成負擔,對身體可能沒有利只有弊。

大衛·辛克萊的飲食習慣是:不吃早餐和午餐,以及限制卡路里、避免糖和精製碳水化合物、限制蛋白質攝入、盡可能多吃蔬菜等。

所以,在選擇保健品時,應選擇適合自己身體狀況並適量服用,不要盲從和過量服用。並且搭配健康的飲食習慣和適量的運動,保持愉悅的心情,更有助於延緩身體的衰老,保障身體的健康。

NMN不一定讓你長生不老,但是健康的生活狀態,一定可以保障身體康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