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升認知能力,克服神經退化性疾病

對於患者來說,活著的每一天都意味著“失去”。而擺在千萬阿爾茲海默病患者和家屬面前的,是一道沒有更多選擇的難題,那就是經濟和心理上的雙重負擔。

電視劇裏蘇大強的女兒蘇明玉辭職照顧父親,做法是非常正確的,對患病者來說,能夠得到正確照料能夠切實延緩各種症狀的發生。然而有多少家庭有這個

財力、時間與照顧能力呢?中國阿爾茨海默病患者每年要花費 13 萬元,其中超過67% 是包括就醫的交通住宿費、家庭正規護理費以及照護者的精神痛苦和意

外受傷等非直接醫療費用。美國 2011 年的一項研究結果表明,有大約 1520 萬家庭為失智患者提供了約 174 億小時的照護服務,其價值超過了 2100 億美元。

在更有效的治療手段出現之前,阿爾茨海默病仍是一個家庭不能承受之重,更何況看著至親一點點失去自理能力,那種心理壓力與情感的負擔,非外人能想像!

受影響的決不只是患者本身,更是一整個家庭的幸福。

是什麼原因造成失智症,也就是阿爾茨海默病呢?這是一種發病進程緩慢、隨著時間不斷惡化的持續性神經功能障礙,原因尚不明確,但遺傳因素占很大的比例

:約 5-15% 的病例屬於遺傳。可能與幾個特定基因異常相關。其中一些異常僅在一方父母攜帶異常基因時方能遺傳。病變父母將異常基因遺傳給孩子的概率為50%。

也就是說,如果父母有失智症,孩子有50%的可能會在65 歲前出現阿爾茨海默病。母親患有老年癡呆症的人,比父親患有老年癡呆症的人,更可能患上老年癡呆症。

前者每年的大腦萎縮程度是後者的1.5 倍。可能的原因是,我們細胞中所有的線粒體都來自於母親。線粒體又是細胞產能的關鍵器官,線粒體的損傷和大腦退化疾病密切相關。

正常衰老的老人與患有阿爾茲海默症老人的大腦結構是完全不同的。正常的大腦看起來很飽滿,而阿爾茲海默症的大腦容量小了很多,呈現萎縮如乾癟的核桃。

每一個衰老的大腦如果放到顯微鏡下仔細觀察,都可以看到折疊的病態蛋白形成的斑。但並不是有折疊蛋白,就意味著大腦功能衰退了。科學家發現,有一些

人大腦中有這些蛋白沉積的病理特徵,但是卻沒有認知功能的退化。有的人大腦的蛋白斑伴隨著認知能力下降,有的人則不受影響,其中的個體差異可能來自

於不同人的大腦對抗衰老的能力不同。這種差異一方面取決於遺傳,另外一方面取決於你選擇的生活模式,影響了衰老的速度。

在一個研究中,科學家觀察了 954 個人在三個不同年齡階段的衰老速度,這三個年齡階段分別是 26 歲、32 歲和 38 歲。研究用12 個身體特徵作指標,包括體

重、腎功能、牙床堅固度等。結果發現:在 38 歲的時候,這些人的身體年齡差異變得非常大——保養得好的人,身體年輕得就像不到30 歲,而衰老得快的人,

雖然實際年齡只有 38 歲,身體卻表現出了60 歲的生物特徵,缺乏活力。有的人從 26 歲到 38 歲幾乎就沒怎麼變老;而有的人每過一年身體就衰老3歲。身體

衰老比較快的人大腦功能也衰退得比較快。

我們都用物理時間為年齡標準,但是從生物角度來說,不同人在成年之後,生物年齡和身體大腦素質的個體差異會越來越大,身份證上的數字只代表時間年齡,

不再能衡量一個人的生物年齡。大腦認知能力通常在 20 歲~30歲之間達到高峰。在青壯年時期認知能力是基本穩定的,到老年後記性會逐年下降。隨著年齡增

長,中年之後你的大腦部分區域會逐漸開始萎縮,大腦皮層會變薄—尤其 負責記憶的海馬體和負責執行功能的大腦額葉區域會隨著年齡的增長而逐漸萎縮,大腦

可塑性也會隨年齡增長而有所下降。大腦可塑性指的是大腦根據環境刺激而不斷改變神經回路的能力。隨著年紀變大,雖然我們學習新知識、適應新環境的能力

在一定程度上會有所下降,但是因為大腦可塑性會一直存在,所以我們的學習能力也會一直存在,活到老學到老是完全可行的。

如果我們可以儘早選擇正確的生活模式就可以大大提高大腦對抗衰老的能力,在你面對大腦病理衰老甚至老年癡呆症的時候,大腦能擁有更多的“戰略儲備”。

這些生活方式的選擇包括身體的、社交的和智力的選擇。參與越多健康的生活方式,越可能抵禦癡呆的“進犯”,甚至把癡呆推遲到死亡之後,讓大腦健康運行到 90 歲甚至100 歲。

因此,有失智症遺傳基因的人必須及早開始預防,而不論任何人,都應該及早選擇良好的生活習慣,比如戒煙戒酒,控制血壓、血糖,避免肥胖,

保證營養均衡,保證充足的睡眠,養成良好的衛生、飲食習慣。適當的體育活動,培養娛樂興趣,維持一定的社交活動,並且從年輕開始建立正確的保健方式,延緩大腦衰老。